不知火澈

关于钓鱼执法的事情

阁子:

占tag致歉,提醒圈子里的各位,微博和各大平台钓鱼的开始行动了,各位大佬和太太们都留心一下进自己粉丝群的陌生人,如果以前发过车的突然被新人要车就要警惕了,有可能是钓鱼。


最近特殊时期,大家都小心点。第五圈子粉丝普遍年龄不大,缺少分辨套话和钓鱼的能力,各位大佬和太太别忘了告知,宁错杀一千,不放过一个


事情起因就是今天有钓鱼的进我的群里试图套一张车图,被我发现了,然而粉丝们都没有察觉


以上请扩散

某人名轩:

画风迷
来自今天排位的真实事件
各位大神们,劝你们善良(>﹏<)
最后一页小彩蛋~
tag表立场

关于开膛手杰克的一些常识

躺地死亡:

说得好1555551?!!


是大侠不是大虾:



   没什么意思只是希望你们不要再ooc杰克了


   杰克的原型是英国的一个连环杀/人犯,自称为杰克,警方把他命名为开膛手杰克,并且到目前还没有抓到犯人。


   关于雾都开膛手的传闻,伦敦有记录在案,并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把女孩子强/奸之后开膛扔到教堂的变/态。


   开膛手杰克出现在英国上世纪中,距离目前有60多年历史,开膛手杰克的作案惯用手法是将那些年老色衰,且身染疾病的老/妓/女约出,用残忍的方法杀/害后分/尸解剖,并将大部分的尸/体扔到教堂,小部分的被害人器官打包成礼盒后送到当地政/府和警局,被害人器官中会留下信件,并署名为杰克。


   由此可见,如果第五人的官方用的是历史上的开膛手杰克作为原型,那么杰克绝对不是你们眼中那种性/变态。


   首先,杰克并不是个大猪蹄子,他没有勾引女性并在发生关系后将女性杀害,他杀害的全都是染病的老妓/女,去除掉他杀/人的这个环节,这只是一场你情我愿的交易,而且他也并不可能是一个乱交女朋友的男人,毕竟警方在尸/体被用福尔马林洗的干干净净的情况上来看,断定了开膛手杰克是有洁癖且可能有强迫症的人。


   其二,杰克并不是一个反社会病娇,当然有些人就是这个萌点,但是开膛手之所以会杀/人很可能是为了反对当时的政权,从他把尸/体寄给政府和警局就可以看出来,当然也不排除他是借用当时的媒体想把这件事情闹大。


   其三,杰克并不是一个痴/汉,你们写杰攻同人怎么写不关我的事,毕竟我是个杰受党,但我可以向你保证开膛手杰克无论是在历史上还是在第五人格的游戏中都不是你们想象中的流氓痴/汉,首先,杰克会将尸/体抛弃在教堂,证明了他是有信仰的,且从分尸的手法和工具来看,开膛手杰克是一名接受过高等医学教育的人,流氓痴/汉绝对不是他的属性。


   最后,关于杰克的性格,性别其实都无从得知,你们知道我的意思吗?在历史上,杰克的身份是从来没有被公开的,也就是说,我们根本就无从得知他的任何消息,第五人格官方也只不过是一种历史同人而已,说到底,我们连历史上的杰克到底是男是女都不清楚,只是基于第五人格的官方进行创作,但官方也认为杰克是受高等教育的杀/人绅士,所以,某些小学生如果没有那个文笔就请不要毀角色。


Ps:关于杰克是个犹太人这个问题,事实上并没有被证实,但是他杀的妓/女都是犹太贫民区的人。


群宣
欢迎喜爱第五人格的人来群里玩

这个没有大典太的世界是虚假的!还是把这些都喂给豆爸吧……

【三山】圣诞节小段子

私设:两刀已确定关系

          “切国,明天就是圣诞节了,你觉得我们在本丸里办个圣诞派对怎么样?”婶婶趴在自己房间的书桌上,一脸期盼地看着一旁正在认真处理书信的自家近侍大人。

          山姥切就这么认真地看着婶婶许久,正当婶婶以为他是要拒绝她的请求的时候,山姥切这才缓慢地开口:“主上,什么是圣诞节?”

          婶婶稍微愣了一下,马上就反应了过来,兴奋地给自家能干的近侍大人解释,“也难怪切国你不知道,圣诞节本是西方的传统节日,到了近代才传入日本。这天人们会互送礼物,一起开开心心地吃晚饭开派对,还有不可缺少的圣诞蛋糕,好好地放松一下。”

          山姥切不带任何表情地看着婶婶,在婶婶期盼的目光中,点了点,“有一天来给大家放松一下也不错。”

          “那关于圣诞派对的策划就交给切国你了啊!”婶婶兴奋地从椅子上跳起来,“我现在就去通知大家!”婶婶跑到门口,忽然一个急刹车,猛地停了下来,“对了。”婶婶转过头,“切国不要忘记了给爷爷他送礼物啊~毕竟,圣诞节也是给喜欢的人送礼物的节日。”不等山姥切回话,婶婶又飞快地跑走了。

          “诶……真的是,这些都交给我这种仿品真的行吗…”山姥切看了一眼桌上处理了许多,但还有一大叠的书信,还是坐下来,继续认真仔细地看着。

          【第二天晚上】

          “圣诞快乐!”婶婶换掉了平日的巫女服,穿上了一件十分应景的圣诞服,兴奋地向路上所遇到的刀剑男士们打招呼。

          “主上,我已经把晚宴的策划安排好,交给烛台切阁下和长谷部阁下了,主上先去饭厅等着吧。”金发付丧神像往常一样,拉了拉自己的被单。

          “哇!果然这种事交给切国你做就好了,果然很快就完成了!”婶婶高兴地抱住了山姥切,又马上松开。“那我先去饭厅了,切国你也要快点来啊!”婶婶蹦蹦跳跳地离开了。

          等婶婶到了饭厅,几乎全部的刀剑都坐在各自的位子上。唯独少了个三日月·天天调戏切国·成功把切国拐到手·老流氓·宗近。

          爷爷他是又迷路了吗…婶婶表示她对这个拐走了她家近侍大人的刀,没有什么话好说的。

          “切国。”婶婶叫住了刚走进门的金发付丧神。

          “什么事,主上?”

          自家切国果然好可爱啊~婶婶内心飘着花,面上淡定地对着山姥切,说道:“爷爷他到现在都还没有来,拜托切国你去找他一下好吗?”

          “你到底在期待些什么……”山姥切不自在地拽拽帽沿,还是听话地走出门外,去找那个日常迷路的老人。

          山姥切来到三日月的房间(也可以说是山姥切的房间,在三日月和山姥切确定关系后,两个人就住在一起了),果不其然,三日月正坐在里面,笑眯眯地看着他。

          “三日月阁下,我想我应该提醒过你今天晚上要举行圣诞派对的,主上要每把刀都到场。”山姥切皱了皱眉头,目光停留在三日月放在背后的手上。“你在身后放了些什么,三日月阁下。”

          三日月笑着朝山姥切挥挥手,招呼他过来。在山姥切一脸疑惑地接近他的时候,一把把他拉着坐下。

          “有什么事,三日月阁下?”山姥切任三日月拉着他,然后收获了一个三日月式的微笑。

          “切国。”三日月脸上依然挂着笑,却让山姥切莫名地闻到危险的气息,“我不是有说过在私下的时候,切国应该叫我什么吗?”三日月的脸已经在不知不觉的时候靠近到了山姥切的脸旁。

          山姥切可以感受到三日月温热的气息吐在他的耳朵上,他的脸上瞬间烧起不正常的温度。山姥切知道,他现在的脸一定红透了。山姥切张张嘴,薄唇缓缓冒出几个音节,“宗……宗近。”

          “嗯~”三日月亲昵地蹭蹭山姥切的脸,让山姥切的身体僵硬了一下,他又像没注意似的,从身后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对着山姥切摇了摇。

          “这是什么?”山姥切疑惑地看着三日月,想起他家主上说过的事,问:“圣诞礼物?”

          “当然。”三日月还是保持着同一个笑颜,开口道:“那么,切国你,要送我什么礼物呢~”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三日月如同暗示般地,指了指自己的唇。

          山姥切没有像三日月想的一样露出害羞的表情,让三日月的心里升起了点点遗憾。山姥切开口道:“你先把眼睛闭上。”

          三日月乖巧地把把眼睛闭上,深邃明月被掩盖,长长的眼睫毛一抖一抖地,流露出主人迫不及待的心情。

          山姥切慢慢地凑近三日月的脸,说实话,他已经有几天没这么认真地看着三日月了。不得不说,三日月长得很漂亮,五官在他的脸上呈现出完美的比例,给人一种‘啊,不愧是天下五剑’的感觉。

          山姥切又往前凑了凑,唇在三日月的唇上,如同蜻蜓点水一般拂过。

          三日月猛得睁开眼睛,扣住山姥切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不带情欲的吻。

          “啪”一个东西掉落的声音从三日月的身后传来,两刀这才分开。三日月看着山姥切唇上明显的红肿,脸上的笑意又加深了几分。

          “切国。”三日月拉过山姥切的手,在他的手上郑重地放下一个小盒子。“打开看看,我相信你会喜欢的。”

          山姥切慢慢地打开盒子,当看到盒子里那个他万分熟悉的刀纹的时候,眼睛不敢相信地瞪大。山姥切抬头看向一旁笑眯眯的三日月,开口:“宗近,这是干什么……”

          “我以为你应该知道的,切国。”三日月从盒子里拿出一个闪着银色光芒的小物件,那是一枚银制戒指,外侧刻着许多不同的浮雕,勾勒出一种奇异的美感。戒指上最明显的地方,大概是上面的一颗宝石。宝石不大不小,呈灰白色,上面雕刻着显眼的刀纹,那是三日月的的刀纹。

          从山姥切这个角度,以他打刀的良好的侦查力,他可以轻易地看见戒指内侧的一行字--‘mikamba’

          三日月把戒指缓慢地戴在了山姥切的无名指上,把另一枚同样款式的戒指,唯独戒指上宝石刀纹的不一样(上面是山姥切的刀纹)的戒指递给山姥切。

          山姥切在三日月把戒指递给他的时候,就明白了他的想法。山姥切接过三日月手中的戒指,诚恳地戴在了他同样的左手无名指上。

          山姥切一抬头就对上了三日月面带笑意的脸,他不自在地转过头,面上一片红晕。

          三日月捏着山姥切的下巴,轻轻地把山姥切的头转过来,两人的视线又一次交汇。三日月轻笑了一声,吻住了山姥切的唇,轻轻地在山姥切的唇瓣上舔舐,留下湿漉漉的痕迹。轻咬着山姥切的唇,迫使山姥切张开嘴,双唇微启,舌头从嘴间的空隙间灵活地穿过,房间内回荡着水乳交融的声音。

          “圣诞快乐,切国。”三日月放开山姥切的唇,在他的耳边喃喃道。

          山姥切这才注意到他们一直紧紧相握着的手,两枚银色的戒指闪着并不刺眼的光芒。山姥切对上了三日月的眼睛,三日月的眼睛一直都很漂亮。但是,山姥切却觉得三日月眼中的那轮明月,在此时,却闪烁着不同于平时的亮度。

          “圣…圣诞快…乐……”山姥切湖绿色的眼睛被一片水汽所覆盖,说出了现在对压在他身上的自家爱人,最致命的称呼,“宗…宗近…”

          三日月一愣,手上的攻势变得轻柔了许多。

          夜晚还长着呢,他还有大把的时间度过这个美妙的夜晚。明天再告诉主上请假的事吧,现在他可要专心做其它事了。

虽然很可爱没错,但是我已经有一只了……

又一只桃花,就不能来一只樱花吗?